办公室:0553-8795000/3913500 招生咨询:0553-3913555 人才招聘:0553-8795011

(原安徽工程大学机电学院)

新闻公告
学校动态 学校首页>新闻公告>学校动态>详情页
【聚焦榜样 讴歌先锋】涛声依旧:听“大宝”吕海涛唱“凡人歌”
——优秀共产党员及先锋教职工系列风采展之十一
新闻中心 2019/12/16

本网讯 对吕海涛的印象,要从今年国庆节当天,在学校值班,和师生一起集体收看阅兵大典说起。

那天上午,虽然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庆祝大会要到上午十点才开始,但学校组织的师生集体收看活动是从八点四十五开始的。因为,在庆祝大会开始前,校领导还安排了给收看的学生们上一次爱国主义主题教育课。

校领导的讲课刚结束,天安门广场的庆祝大会即将开始,两位年轻的老师急匆匆地赶到了报告厅,一边就座一边说,“不好意思 ,来迟了。到办公室、教室转了一圈,还好,庆祝大会还没开始,赶着点儿呢。”

向边上的人一打听,这二位是电气学院的两位老师,一个叫王伟,另一个叫吕海涛。

当天,按学校规定,值班人员必须住校,到了吃晚饭的时点,突然想起,电气学院还有两位老师在校值班呢,于是就打电话给吕海涛。当晚,就和吕海涛一起吃的晚饭,饭桌上知道了他还有个外号:大宝。


8O2A0681_副本_副本.jpg

(吕海涛在接受采访)


“大宝”的来历


听同事喊他“大宝”,起初以为这是吕海涛的小名。想想,不对,在学校,天天面对同事、面对学生,多少还是讲究些“师道尊严”的,关系再好的哥们儿,也不至于在当着众人的面,天天喊他的小名吧。这个称呼,一定有来历。

“那是2013年刚刚到安信工(当时还叫“安徽工程大学机电学院”)当辅导员,为了尽快适应岗位,更多地熟悉班级情况,了解学生学习、思想动态,我坚持每天都到班级,每天都会和学生见面。那时,有一个男用护肤品的品牌,叫‘大宝’。电视上天天做广告,广告词人人都记得:‘大宝明天见,大宝天天见!’学生们天天都能见到我,就用这个护肤品的品牌名字给我起了个雅号。时间久了,不仅学生喊,同事也喊,现在大家都喊习惯了。”回忆起这些,吕海涛的微笑中,满是对那段时光的留恋。

男过三十三,太阳刚出山。今年,吕海涛刚好33岁,在安信工工作也整整6个年头。6年中,他先后带过三届班级的辅导员,其中,刚入学校工作就接手了2013级辅导员,完整地带完了2014级,将320名2014级的学生送到毕业后,又接着任2018级新生辅导员,只是到了2019年因为工作岗位和任职的调整,才告别辅导员的岗位。但是,他的工作仍然没有与学生工作脱开,现在的他,是电气学院的学工兼行政秘书,还任着学院的学生党支部书记一职。

“大宝”的雅号虽然是13级的学生喊出来的,但“大宝天天见”的工作风格在14级表现的更为突出。2014年秋天,新建的新芜校区刚刚具备迎接新生的条件,吕海涛就从市区的文津校区来到了还在建设中的新芜校区,在新校区迎接新生的到来。那时,新校区的设施还不齐全,条件也比较艰苦,刚入学的新生对新区怨言颇多,辅导员的压力特别大。“那是最艰难的一段时期,与学生沟通特别困难,班级的班风、学风都有问题。带了电气和电信两个专业,320名学生,每天晚上我都要到教室去,每天找一个同学聊天,坚持了整整一年,去掉节假日、寒暑假,刚好一年轮了一遍,和320名学生一人不拉地面对面深入了解、谈心。至今,他们都毕业一年多了,我还能记得每一个同学的姓名、家乡、家庭的大致情况。这也算是‘大宝天天见’的成效和收收获吧”,言语之中,吕海涛对自己的这个雅号颇有些成就感和获得感。

4进新生宿舍与新生家长交流_副本.jpg

(吕海涛在新生宿舍与家长交流)


坚持中的快乐


辅导员的岗位是比较特殊的,至今,在学校的人事序列中,辅导员都是一个单独的序列。它既接受各个学院的块块管理,同时又接受学校学生处的统一调配和管理,每天直接与学生打交道,上面的千条线,都要通过这一根“针”缝起来,压力是显而易见的。

“前面三年,做得非常艰辛。那时,还没有找到辅导员的工作窍门,学校当时对辅导员的一些考核办法也不尽合理,甚至于挂科率、安全工作等几项重要指标,都归于辅导员头上,过于简单粗暴了。这几年,逐步得到了调整,辅导员的工作环境宽松了下线,好多了。”

做了6年的辅导员,除了压力和艰辛,有没有体验过快乐?“当然有快乐的时候。对辅导员来说,班级带到大二下、大三上的时候,是最轻松的时候,也是最能体验到快乐的时候。”吕海涛扳着手指头算着说,这个时候,班级的班风大体形成了,一切都理上路了,成果也开始显现了,学生参加各类学科竞赛、校内外活动,开始纷纷拿奖,有了“收成”,有的学生创业也有了些名堂。“这种快乐不是那么强烈,不是那么有冲击力,是一点点积累起来的。但时间久了,积少成多,快乐也是满满的。”

今年暑假,他带的2014级学生毕业一周年了。几个学生相约一起回到学校,看看校园,看看老师,“我心里特别高兴,和他们一起撮了一顿。”所带的第一届学生中今年有一个考上了博士,特意发消息向他报告,“真心替他们高兴,自己心里有挺有成就感的。”


1_副本.jpg

(吕海涛在给学生开班会)


作为毕业学生与母校联系的情感纽带,辅导员在校友心中的位置十分重要。“我们学校办学历史不长,校友工作起步较迟。我在班级群里对学生说,工作累了,心情不爽了,就回母校看看,和老师聊聊,我们随时都等着盼着你们回来。为什么非要等到功成名就、家财万贯了才想起来要回母校呢?每一个毕业的学生,对母校来说,对老师来说,都是平等的。母校的大门、老师的心怀,始终对你们是敞开的。”


平凡中的富足


作为2013年进校的一批年轻员工中留下来的为数不多的几位之一,6年的安信工时光,吕海涛都在与学生打交道。就算现在不再做辅导员,但还在做学工秘书,还是学生党支部的书记,还要带着更年轻的辅导员,团队建设的担子更重了。

岗位和职务发生了变化 ,但“大宝天天见”的风格始终没有改,每天从早到晚都能看到他在校园的身影。“这可能受益于我把家安在了芜湖县,离学校不远,随时都能到学校来,早晚加班也方便些”。

当年考研那年,紧张的复习迎考过程中,吕海涛还有个意外的收获,认识了同在复习考研的一个女孩,现在,这个女孩已经成了他的太太,并考到县南湖学校任教。“大宝”的大宝已经4岁了,夫妻这个年龄可正好是考虑要“二宝”的岁数,“很想要,条件不允许啊。大宝没人带。再等等看吧。”

一直做学生工作,有没有疲劳感,有没有考虑过往教学序列发展?面对这个问题,吕海涛倒是很直率,“说没有疲劳感,那是假的。有时自己心里也很累,但不太愿意过多的表达诉求,因为人总不能一直生活在报怨之中吧,报怨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。凡事都要有个坚持。”对于转教学岗位,吕海涛坦言,自己的普通话不行,考了三次才过关。“乡音太重,学生听不懂啊,总不能自说自话吧,不能害学生啊。”所以,他说,要安安心心地做好现在的工作,从平凡的岗位上、细琐的工作中,发现乐趣、积累快乐、创造价值。


2_副本.jpg

(吕海涛在工作)


对于年轻的辅导员们来说,吕海涛可以算是过来人,也有些话要对他们说。“辅导员在做学生思想工作的同时,一定要先学会做自己的思想工作。入岗一开始,性子急,不得要领,觉得自己像学生的‘保姆’一样,什么事都要管。渐渐上路了,就会发现其中的乐趣。”他强调,直到今天,还认一个死理,学生工作没有捷径可走,就是要在学生身上花时间,投入感情,了解每个学生。“山不过来我过去,主动靠近学生,走进他们的情感世界。学生的身上其实都有辅导员的影子,你的快乐来源于学生,他们的成长来源于你。”

而对于学校,吕海涛说,家就在学校边上,总觉得有一种“家校一体”的感觉,也可能自己把学校已经当成家的一部分了。

如此说来,“大宝天天见”,这个口号还能一直喊下去,我们天天还能在校园里听到他那带有怀宁口音的“涛声”。


(文/新闻中心 图/咸友健、受访者本人提供 审/张靖)